快捷搜索:

”一家参与了监管座谈会的理财子公司负责人向

  多位银行理财子公司高管近日向中国证券报记者透露,日前监管部门召集多家机构负责人座谈,摸底存量业务整改情况,并要求尽快制定合理的整改计划。对于提前完成整改的银行,给予适当监管激励。

  无论是大行系还是中小银行系理财子公司,相关高管们皆表示“压力山大”,面临问题主要集中在:部分股权类、名股实债等资产无法通过发行新产品承接;部分资产当前已出现风险。业内人士建议,为确保资管行业平稳转型,应进一步优化过渡期安排,加快出台非标资产认定及非标转标政策,适当扩大标准化资产交易场所的认定范围等。

  根据中国证券报记者的采访和调研,无论母行实力如何、开业时间早晚,谈及所面临的理财存量产品及资产处置压力,理财子公司高管们都是一个字:大。工银理财董事长顾建纲日前坦言,压降老产品速度较难把控,老产品压降需要匹配新产品的增长,过快或者过慢压降,均会导致银行理财产品大幅波动,有可能诱发流动性风险。另一方面,非标资产回表,非标转标和发行产品续借等处置存量非标资产的方法,面临不小的调整。

  “提交开业申请时就必须提交存量资产整改计划。但现实情况是,有些银行存量产品基数大,整改难度也大;有些银行此前介入了大量地方融资平台项目,这些项目期限长、规模大,过渡期前完全回表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。”一家参与了监管座谈会的理财子公司负责人向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。

  在证监会原主席肖钢看来,由于银行的老资产存量过大,特别是非标资产存量过大,按原定的过渡期压降,几乎不现实也不可行。

  眼看过渡期“大限在即”,为确保资管行业平稳转型,近期业内关于优化过渡期安排的声音也愈来愈大。肖钢认为,鉴于现实困难,应该取消2020年“过渡期”的要求。由银行的资产管理部门继续经营管理老资产,逐步压降,不限定时点持续经营。并要实行“一行一策”,防止“一刀切”。

  肖钢建议,新成立的理财子公司要坚持完全按新规来运作,只发行净值化产品,并进行严格的信息披露。在老资产处置方面,由于会计准则不允许,目前表内提取的拨备不能用于弥补表外资产的损失,建议将这种情况作为特殊情况处理。另外,表外资产也应该计提拨备,用以应对今后可能产生的风险。

 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认为,过渡期一定不能机械化,而应灵活安排,延长也并非不可。“资管新规的根本目的是为了防范化解金融风险、实现银行资管净值化转型,但转型过程中必须考虑实体经济和金融市场的承受能力。监管部门要根据实际情况来评估,处置风险过程中不能产生新的风险。”

  顾建纲建议,优化过渡期安排,灵活运用各种方式处置资产风险,建议丰富基础金融产品类型,为金融机构探索多元化的新产品提供基础。

  据几位参加监管座谈会的理财子公司高管透露,对于过渡期安排的优化,监管部门也在加紧研究和考虑,相信后续会有合理的安排。

  在资产整改和回表过程中,商业银行面对的资本金缺口愈来愈大,资本补充步伐亟待跟上。

  东方金诚首席金融分析师徐承远认为,资管新规对银行表外非标资产回表设置的过渡期为2020年,而在2020年之前,鼓励银行有序压缩表外非标资产规模。随着过渡期临近,未来银行将加快表外资产回表,对其资本形成较大考验。考虑到资本补充工具的发行流程,预计多数银行将在2020年之前启动资本补充工作。此外,工、农、中、建四家系统性重要银行还需要执行满足TLAC规则,根据当前四大行的资本充足率现状,预计2022年前四大行将普遍补充资本。

  建信理财董事长刘兴华表示,过渡期临近是悬在理财行业头上的“达摩克利斯之剑”,存量资产退出,老产品整改,因过渡期的临近而变得急促,需要尽快评估时间进度,确定解决方案,实现平稳过渡。

  随着开业经营和推新产品,银行理财子公司(简称“理财子公司”)正式杀入资管业。业内人士指出,从当前情况来看,理财子公司与公募基金基本处于同一投资约束水平,但理财子公司会延续银行的传统优势,做强固收与公募形成差异化竞争。

  银行理财子公司开业后,何时真正“开门迎客”、初期入市策略为何,更是引发市场无限遐想。多数市场人士认为,基于理财资金体量大、股票投研相对偏弱的特点,其切入权益市场或以大类资产配置为主,侧重被动投资。在理财子公司投研能力实现...

  银保监会日前发布的23号文将理财业务列为2019年银行机构“巩固治乱象成果 促进合规建设”工作要点之一,强调理财业务新产品发行和老产品整改问题,确保资管新规过渡期间的理财业务转型平稳推进。

  热情突然消退的背后,究竟有何隐情?为留住这批稳定而优质的“金主”,各家银行又在做哪些努力?

  近日,银行业理财登记托管中心与中国银行业协会联合发布的《中国银行业理财市场报告(2018年)》(下称《年报》)显示,从市场情况来看,银行理财业务总体运行平稳。

  据融360大数据研究院监测显示,2月份,银行理财产品共发行8764只,环比降幅为20.62%,较2018年2月份减少2322只,同比降幅为20.95%;银行理财平均预期收益率为4.35%,环比下降3BP,已连续12个月下降,创22个月以来的最低值。

  五大国有银行理财子公司进入“落地期”,多家正在申请理财子公司的银行也在跃跃欲试等待“东风”劲吹,银行业资管转型步入新阶段。然而,银行理财业务的过渡期也并非一路顺风顺水。新老业务交替下,如何阻断“刚兑”老路、走通“净值化”新路...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